字号:

【玩家交流】九阴极品医仙(一)

时间:2020-02-19 作者:Wm丶逍遥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玩家交流】九阴极品医仙(一)

  第1章 归来

  千灯镇高铁站,夏日炎炎。

  熙攘的人群中出现了一道消瘦的身影,身影的主人是一个青年,穿着一件洗的几乎发白的军绿色t恤。

  这一身打扮和周围的人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千灯镇属于二线城市的前列,哪怕是外来务工人员也会稍微注意些形象,眼前的青年这番打扮属实有些寒碜。

  青年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淡然地走出了高铁站,他的脚步突然停下了,一座大厦浮现在青年面前。

  他抬起头,嘴里喃喃道:

  “我叶城终于回来了!五年前的那场宴会,让我叶家满门被灭,只留我一人苟活于世,如果不是母亲把我推入东钱湖,或许千灯镇再无叶家!”

  说到这里,青年双拳突然攥紧,一股强大的煞气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那些冷眼看着我父母被杀的人!你们一定不知道我叶城还活着吧!”

  “这一次,和那件事有关的任何人,我都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数秒之后,叶城松开了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市中心而去。

  一路上,往事如云烟不断浮现在眼前,叶城痛的几乎要窒息。

  他本来生在一个大家族,衣食无忧,但就是五年前云湖山庄的那场聚会!他的父亲为了救下一个小女孩得罪了一个来自京城的男人!

  男人勃然大怒!当着无数人的面亲手杀了他的父亲!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

  包括那些曾经讨好叶家的家族!

  包括那些父亲昔日的好友!

  甚至还包括他一直信任的叔叔!

  多亏了他的妈妈将他推进了湖中。

  叶城本以为人生就到此结束了,却没想到他在东钱湖的下游被一个老头救下。

  老头带着他踏入了与世隔绝的地方,教他炼丹之法,教他修炼《太素脉法》。

  这五年,他努力修炼一心只为报仇!

  ……

  千灯镇华美集团。

  叶城看了看手上的纸条,又看了看大门上的标志,确定没错的时候,才走了进去。

  这一次,他本打算直接去京城寻找那个云湖山庄出现的男人,毕竟这五年来,他最想杀的就是这个人,对于这个人的线索,他也只知道身边的人都称呼他龙爷,来自京城,其余都是空白。

  但是临走的时候却被老头要求一定要先去一趟千灯镇,找一个叫夏若雪的女孩。

  老头曾经云游至千灯镇,和夏若雪的奶奶有些爱恨纠葛,叶城甚至怀疑,夏若雪就是这老头的孙女。

  三天前,老头运转天机堪破阵,发现夏若雪的百日内必有大灾,并且此灾极有可能让她香消玉殒,而叶城的命格恰好是天道都察觉不了的紫气卧龙格,所以要破局,除了叶城以外别无他法。

  至于如何破局,老头从未提起,只是让叶城走一步看一步。

  ……

  “站住!”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两个穿着安保制服的人挡住了他。

  叶城眉头一挑,自然不可能和这种保安动手,解释道:“你好,我找夏若雪。”

  其中一个保安听到夏若雪的名字,冷笑一声:“你找夏总,有预约吗?”

  “没有。”叶城如实道。

  听到这里,保安脸上的高傲之色越发浓郁,不屑道:“既然都没有,请你出去!”

  华美集团是千灯镇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作为华美集团的保安,自然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他们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只需要将这种闲杂人等驱逐就行!

  就在这时,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在前台询问了一翻,似乎也是找夏若雪,得到的结果自然和叶城一模一样,几人摇摇头,最终选择在一旁的沙发等待。

  叶城也不打算和面前的两个保安牵扯,“那这样,我去沙发那里等一会吧。”

  说完,他便径直向着沙发走去。

  但是还没走几步,又再次被那两个保安挡住了。

  “小子,你聋了是吧?那是门,滚出去!”一个保安指着大门气势汹汹的喊道。

  他刚来千灯镇,好像也没得罪这两个家伙,至于这么一直刁难吗?

  随后,他又指了指那几个西装男,询问道:“为什么他们可以坐着等,我却不能?”

  其中一个保安从头到脚的扫视了一番叶城,讥讽道:“就你这种乡巴佬还想见夏总?如果再不滚,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

  叶城无奈的摇摇头,很明显,自己这一身穿着根本不配坐着等!

  没想到,五年过去,千灯镇还是那个千灯镇!

  “如果我不想走呢?”叶城脸色沉了下来。

  “不走?我看你是找死!”

  话语落下,其中一个保安更是一只手拍在了叶城的肩膀之上,手臂青筋暴起!

  他的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因为只要他轻轻发力,眼前这个瘦弱的小子必然飞出三米之远!

  突然,那个保安手臂骤然发力,但是叶城纹丝未动!

  渐渐的,保安的笑容凝固了!脸上更是变的惊恐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眼前的青年就像是一座山峦一般!根本抬不动!

  同时,一股死亡之感向着他的后背蔓延!

  他的全身湿透了!

  另一个保安自然察觉到了同伴有些不对劲,笑道:“石头,你不行啊,是不是昨天晚上你老婆把你榨干了?”

  说完,他的一只手也向着叶城而去。

  “滚吧!我不想杀人!”

  叶城冰冷的声音响起,如滚滚惊雷!

  同时,他的左脚微微一踏,周身竟然出现了一道气流,直接向着那两个保安撞去!

  两人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击在胸口之上,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直接飞了出去!

  最后撞在大厅的钢化玻璃之上!

  “轰!”

  整片玻璃轰然倒塌!发出一声巨响!

  第2章 解围!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有些单薄的青年。

  “嘤嘤嘤……攻…攻克了!”

  那个前台的秋秋糖更是吓的直接躲在了后面,集团的这两个保安已经算是可怕了,结果这个一身新手装的青年居然更可怕!

  关键她们根本没看到这家伙出手啊!

  叶城扫了一眼那两个已经昏厥的保安,无奈的摇摇头,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之上。

  “对了,你们知道夏若雪什么时候下来吗?”叶城看向身旁坐着的那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

  那几个原本打算等夏若雪的合作商吓的直接从沙发上站来起来,向着外面跑了出去。

  他们可不想被攻克啊!

  “唉,我又不伤害你们,至于吗?”叶城摇了摇头。

  华美集团保安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很快就调来了十几名保安。

  十几个保安一个个全副武装,直接将叶城包围了起来了。

  保安队长徐白衣也是及时赶到,看了一眼外面的玻璃和受伤的两个保安,眉头紧皱,随后便来到了叶城面前。

  徐白衣是锦衣卫退役,但是当看到叶城,他本能的居然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徐白衣踏出一步,试探道:“这位先生,你这样在华美集团闹事,不好吧。我们已经联系了千灯镇警方,武装特警马上会赶过来。”

  叶城抬起头,看了一眼徐白衣,淡淡道:“你应该是那两个家伙的头头吧,你难道不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我只不过想坐在这里等人而已。”

  徐白衣心里咯噔一下,那两个保安的性格他也知道。

  看这个家伙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集团里有人?

  徐白衣缓和了几分语气,问道:“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是在等谁?我可以帮你通知一下。”

  叶城喜上眉梢:“夏若雪。”

  徐白衣的脸色瞬间变了,如果是其他人,他还真的能通知。但是夏若雪不行!

  她作为华美集团的总裁,更是省上第一家族夏家的千金,江南省三花之首!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见的!

  而且夏若雪说过,没有任何预约的人,她一概不见!

  眼前的青年从某种程度来说,很危险!绝不能让他见到夏总!

  “先生不好意思,夏总今天不在,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留下联系方式,我可以代为转告。”徐白衣说道。

  叶城很清楚,夏若雪就在上面。

  “我下午没什么事,就在这坐坐吧,华美集团不会连坐都不让坐吧。”

  徐白衣一眼看出了叶城的意图,冷哼一声:“先生,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对不住了。”

  话语落下,十几个保安向着叶城而去,同时,徐白衣变拳为爪,一招鹰抓拳的鹰击长空直取叶城要害!

  他很清楚,沙发上的男人非常危险!必须杀招!

  叶城依旧拿着杂志,神色淡然,根本没把眼前的人当回事。

  就在徐强要触碰到叶城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等一下!”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停下了,人群中很快就钻出了一个女子。

  女子一头大波浪形黑发纹理恰到好处,修长的大腿穿着黑色丝袜,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白色的衬衫配合着齐膝的西裙,使她看上去如女神一样不可侵犯。

  不过最吸引人的视线的还是那对异常高耸的胸脯,丰挺浑圆的胸脯使她衬衫涨到了极限,但却没有丝毫下垂的样子,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视觉冲击。

  女子的出现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失了神!因为她的容貌在整个华美集团,除了夏如雪以外,无人可比。

  徐白衣脸色也是微红,更是低下头,尊敬道:“徐总监。”

  徐子酥没有回答,而是目光紧紧的盯着叶城。

  而叶城同样如此,因为他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

  徐子酥!

  多年前,两人曾经在同一个帮会待过,后来离开了,由于身份悬殊,两人断绝了联系。

  叶城本以为两人这辈子都不会有太多交集了,直到那件事发生,他被师傅在东钱湖救上来之后,他又去了一趟叶家。

  那时候,叶家大院已经被法院查封!叶家更是成为了整个千灯镇人人喊打的存在!

  那时候,所有家族都对外宣布和叶家一刀两断,不再来往!

  那时候,千灯镇大小企业联合侵占了父亲一手创下了风歌梦远集团。

  那时候,甚至连为他们一家三口立碑的人都没有!

  几乎所有人都笼罩在燕京那个男人的阴影之下。

  除了一个人,那就是他曾经的同门徐子酥!

  徐子酥不顾家人反对,去千灯镇第一医院的太平间要来了叶家夫妇的尸体,亲自去火葬场火化,更是在天砀山亲手为叶家三口立了墓碑。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一个和叶家没有半点关系的女人,就这样忍住流言和恐惧,让叶城父母的亡魂得以安息。

  不光所有人不理解,就连叶城也不理解。

  他叶城何德何能遇到这么好的女孩为他付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子酥笑了,笑靥如花。

  “看来是我眼花了,我差点以为你是我以前的朋友,还别说,真的很像呢。”

  毕竟五年过去了,叶城的变化太大了,一般人还真认不出来。

  说完,徐子酥还拍了拍徐白衣的肩膀,吩咐道:“徐队长,就别为难这位小兄弟了,他想等就让他等一会吧。”

  徐白衣点点头,不再说话。

  第3章 敬酒

  吩咐好一切,徐子酥便向着外面走去,更是打开了云竹轿的驾驶座,坐了进去。

  就在她刚打算离开的时候,副驾驶的大门突然打开,叶城顺势坐了进来。

  叶城之所以跟了上来,是因为他发现徐子酥的印堂之处有着一团黑雾,这是要出大事的前兆!

  不管是为了刚才的解围还是五年前的那件事,他都不能让徐子酥受半点伤害!

  徐子酥看着旁边的叶城,笑道:“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感谢我吗?”

  叶城望着徐子酥,他发现这个小姑娘真的变化太大了,气质也变得更好。

  “你上我车到底是想干嘛?”徐子酥发现叶城看着自己的胸,她也没有生气,甚至还刻意的挺了挺。不知道为什么,她对眼前的这个青年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

  或许就是因为像死去的那个老同学吧。

  叶城回过神来,应付道:“我这里有个偏方,不仅能美容,还能让你的身材变得更好。”

  他回来,最大的倚仗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敢与阎王抢命的医术!

  他随手抛出一张驻颜丹的丹方,就足以让全世界的美容公司疯抢!

  “哦,这么厉害呀?那小兄弟,你说我的腿还能更好看吗?”徐子酥来了兴趣,将修长的美腿靠近叶城了些。

  她只不过开玩笑,却没想到叶城的手直接伸了上来,更是在大腿上狠狠的摸了一把。

  “说实话,你这腿很完美,根本不需要用我的药方。”

  徐子酥脸蛋瞬间红了起来,娇嗔道:“哼,看你这人很老实,没想到也和其他男人一个样!”

  徐子酥白了一眼叶城,直接驱动车子,向着龙湖大酒店而去。

  “既然你占了我的便宜,我正好要参加一个聚会,罚你帮我挡下所有酒!对了,我叫徐子酥,华美集团的人力资源总监。(?ω?)”

  “我叫叶……叶诚,诚实守信的诚。”

  既然对方没认出自己,叶城也不想多说什么,如果让徐子酥知道他没有死,可能只有惊吓吧。

  当他说出名字的刹那,徐子酥娇躯一颤,听到后面的解释又长吁一口气。

  “好巧,你和我那个老朋友的名字读音一样,就是字不一样……”=

  二十分钟后。

  龙湖大酒店,帝王宴会厅。

  徐子酥和叶城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两人的身上。

  徐子酥的身材实在太火爆和耀眼了,一米七的身高,腿的比例几乎逆天,一身得体的穿着和旁边的叶城形成鲜明的对比。

  徐子酥带着叶城来到了最中间的一张玻璃圆桌坐下,已经有七八个人坐在那里了,都是男人。

  他们看着徐子酥的眼神是火热的,甚至恨不得马上把徐子酥扑到。

  “徐总监,总算把你盼来,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我是云生集团的创始人郭海东。”

  “徐总监,我叫钱涌,海涌酒店就是我家的产业……”

  几个站起来介绍的男人显得格外热情,无非是想在徐子酥面前表现一番自己的实力。

  很快,宴会开始了。

  坐在徐子酥这一桌的男人都找各种理由敬徐子酥的酒,徐子酥显然也是熟络这种酒桌文化,见招拆招,一圈下来,只喝了一小杯红酒。

  直到不远处坐在主桌的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整个宴会的气氛都变了!

  徐子酥当看到这个男人走过来,脸色彻底不对了,就连身躯也有些颤抖。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徐小姐,上次你不告而别,也太不给我陈锋面子了吧,这杯赔罪酒,你是不是该喝?”

  陈锋一上来,语气完全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徐子酥有些为难,连忙道:“陈少,实在不好意思,我这次开车来的,不太好喝酒,要不我以茶代酒,向您赔罪?”

  陈锋冷哼一声,将其中一杯酒一饮而尽:“别给我扯犊子!楼上我已经开好了总统套房,徐小姐喝醉的话住在上面就行了。”

  徐子酥看着陈锋递过来的酒有些进退两难,万一这酒再有问题,她今天可能真的走不出这酒店了。

  陈锋什么德行,整个千灯镇的人都知道!只要是他看中的女人,哪怕是初中高中生都下的了手!

  这种人渣的酒怎么能喝。

  陈锋见徐子酥久久不肯接过他手中的酒,彻底变脸:“臭**,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货色,别在老子面前装烈女!这是千灯镇,老子的地盘!听到没有!”

  气氛彻底变了!

  徐子酥就这样孤零零的站着,一动不动,眼眶渐渐泛红。

  她出生在普通家庭,放弃了学业,早早工作,好不容易在华美集团混上了总监的位子,在外人看来已经高人一等了。

  但是在面对眼前这些千灯镇真正的人物之时,根本力不从心!

  她太渺小,渺小到在这些人面前如一粒尘埃!

  她甚至恨自己是个女人!

  她缓缓抬起手,向着那杯酒而去。

  在外人看来,徐子酥仿佛已经认命了。

  陈锋的嘴角更是浮现了胜利的笑容。

  就在徐子酥的手指要触碰到酒杯的刹那,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算什么东西,敢让她喝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