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那些年,我们一起热血的江湖(二)

时间:2013-09-09 作者:LOVE雨乐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这段经历,我写下来,写给游戏里素不相识却聚在一起共同奋斗的人儿,纪念游戏里逝去的欢笑和现实即将变成回忆的岁月。青春,我喜欢看见的是激情澎湃的动力和绿意盎然的色彩,或者说我喜欢的青春,又名热血

  第二章 百花山庄风云

  12年6月25号,大概是这天下午吧,我们一群兄弟来到了电信四区百花山庄服。这里的故事我会慢慢说,大伙先别急,我先介绍下我的这几个兄弟(这是后来玩的比较久的,还有一部分后来不玩的,我想不起来名字了):

  令狐小骨(就是上面说的佟佳小骨),上官雪域,北宫雅琪(就是上面说的佟佳雅琪),令狐二少(就是上面提到的公孙二少),邪影,微生尘默,刀锋,轩辕若梦,上官独狼。

  他们我一直记着,当我现实在卖力工作,为着现实的青春美好梦想努力的时候,我会想起他们,他们带着梦来到了百花山庄这个区,建大帮,那种为梦努力的激情时时感染着我。

  当天下午,小骨雪域二少等等忙前忙后刷帖子招人,拉镖积聚帮会资金。晚上的时候我上线,也赶快建了个号,名字还是雨乐。以最快的速度加入忙碌的行列。小骨将帮会的名字取为九天圣域,寓意凤舞九天的兄弟友谊神圣不可侵犯。后来帮会人数满了,还有好多人申请,我又去建了个帮。这个帮的名字叫九天皇朝,忙碌之中取的名字,没多想。两个帮的yy在一起的,副本啥的都在一起玩。yy的名字更新为九天圣域公会。九天圣域帮很快升级到了2级帮,帮主令狐小骨去帮派管理员那里购买了一块驻地洛阳伏虎山。

  帮会驻地搞定,人员也够多了,接下来发生的就是我之前提到的江湖风波,我们的九天圣域公会也不例外,在忙碌的过程中,拥有了敌帮,等一切尘埃落定,战争一触即发。

  当时二少作为公会蓝马,为了联系友邦,经常放弃玩游戏的时间,去各个公会yy联络沟通,我当时的马甲是九天圣域外交官——雨乐。呵呵,我自己起的马甲名字,也积极去各大公会搞关系。这也为我后来走上统战之路提供了一个便利,当有什么不懂不知道怎么打的时候,我会去这些公会问他们的统战。后来经过共同努力,我们找到了一个联盟——幻御天下,幻御天下公会下属也是两个帮,还有个叫幻御军团。九天圣域公会和幻御天下公会从人数方面来说是百花山庄这个服最开始比较大的两个公会。

  九天圣域公会和幻御天下公会联手在开区四天后打响了百花山庄服的第一场驻地站,统战是墨者的一个玩家,指挥镇定冷静,兄弟们齐心协力,个个都是如虎下山,结果是大败敌帮,敌帮当中有个帮叫聚义堂。

  之后的日子,就是驻地站追杀令云云,那时候不像现在隔三天才能宣战一次驻地,是每天都能宣战,每天都能打。帮会的统战是上官雪域,除去第一次的公会联合作战他没统战外,其余的战役都是他组织并指挥的。他的yy马甲是上官雪域——总指挥。到新区没几天,我因家中有事,提前向公司申请了年休假,回家办点事。帮会就在雪域和小骨的统筹协调下发展着,我想着这应该是一个美好的游戏乐园。

  可事与愿违,帮会的核心在日后的相处中针对帮会的发展方法及方向产生了分歧,雪域,这个比我小5岁的帅哥,管理经验较少,小骨女孩子针对某些观点也是当仁不让,后来就产生了严重的矛盾。

  我在休假间隙抽空去网吧,管理帮会事务,调和矛盾,但最终没有解决问题。当我休假结束,回到公司,打开电脑,登上游戏,我傻眼了,帮会已经解散。

  统战上官雪域去了一个帮,帮主小骨去另外一个帮,各玩各的。

  上官雪域,职业武当,在没改版前的门派战战场上,他是知名统战。

  那时的门派战不像现在有五行阵,有门派援助有奖励啥的,那时想打赢一场门派战几乎就是靠人数的正面对抗,所以很多人数少的门派从开区到合区都不可能有至宝,至宝都被人数多的门派抢走了,人数多的门派就是武当和君子,其余门派都是人数少的门派,所以那时百花山庄服的门派至宝几乎都集中在这两个门派。历史以及人民群众的选择结果决定这两个门派也不可能是朋友,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门派战战场规模空前的战场一般都是这两个门派。

  上官雪域统战下的武当门派和当时的君子门派势均力敌,双方都拥有三个至宝,那时候没有门派援助一说,所以每个玩家都可以自由选择去帮助哪个门派,哪面人多就取决于统战的魅力能吸引多少人来。

  激情统战上官雪域的麦上从来都是人气满满。力克君子,扬大武当威名!

  令狐小骨,职业唐门,他去了一个小公会,和当时的几个朋友一起去的。当我休假回来,她见我的第一面,说雨乐我好累,每天都忙的要死。我听得出来她的无奈和伤感,面对这样的局面,我没多说什么,那个一起创业的梦在云端飘了那么一段时间,就随风逝去。留下的可能只是年少的冲动和淡淡的苦涩。小骨后来告诉我说为了帮会她每天上班都挂着游戏,被老板发现然后炒了她鱿鱼。我哑然失笑,从进区那天开始到如今,每天大伙忙忙碌碌,虽然很累,但每个人都在不约而同的坚持,这份坚持源于每个年轻人内心的追求,一种对人生对青春的追求。

  小骨在这个小公会玩得还是蛮开心的,跟着她一起到这个小公会的兄弟中有个叫北堂明彦的,他们将演绎一段让我感动的爱情故事,我想单独把这段感情故事拿出来写,脱离江湖,脱离尘世的风烟,让其傲然于天地间。

  小骨是帮主,我、上官雪域和兄弟们辅佐着她,她在帮里的人气很旺,她是一朵花,恣意绽放在绿叶间,惹人喜爱。北堂名彦,一个腼腆的小伙,没事儿就找小骨一起下本呀、拉镖呀,小骨被杀了,他第一个冲出去拼命,处处护着小骨,两人的身影伴着青山绿黛、山泉瀑布,一起在这极美的世界描画着年少绚烂的色彩。于是一天,北堂明彦略带羞涩地说出了那句他曾尝试过多次的话:做我老婆吧,小骨。面对着瞭远的天空和若隐若现的山峦。空气在那一刻变得凝滞,青青的草、鲜艳的花朵变得安静,似乎那自由飞翔的鸟儿也已驻立枝头,收敛起欢快的叽叽喳喳。

  天地在这一刻永恒,因为爱情;我的游戏生涯在这一刻细腻温馨,因为年少的那份感动。

  小骨这个倔强不屈,一直追逐着自己梦想的女孩,选择了从福建龙岩奔赴江苏徐州,奔赴那追梦路上属于她的温馨港湾,当小骨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北堂明彦的视野中的时候,他应该是激动得满含泪水,伸开双臂,将自己梦中的女孩拥抱在怀中,亲吻在明媚的阳光下。

  天涯有多远,咫尺之间。

  游戏里,我们形影不离,一起嬉戏,一起奔跑,一起在青草地上憧憬着我们的梦。那么现在我将陪你一起在现实奔跑,奔向你我的梦想,一路有我相随。

  福建龙岩,白日的喧嚣浮华落幕,华灯初上,那天桥上手牵手走过的一对身影,那伴着舞蹈旋律跳跃的脚步,经过烧烤摊位,经过乘凉的人群,经过广场上的团体舞,一步一步走向爱巢。

  北堂在龙岩一间酒吧做调酒师,小骨在天桥下摆地摊,卖些衣服或者生活饰品。

  没有至死不渝的誓言,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他们却品尝着爱的甜蜜,幸福的过着每一天,爱在心中。

  小骨和北堂很少来游戏了,北堂说要努力工作努力赚钱,给小骨一个幸福的窝。我和兄弟们在yy上说祝福你们,过得要幸福。

  雅琪去了另一个帮,开心快乐的玩着。

  若梦删号,回了聚义堂区;独狼、邪影、二少换了游戏。微生尘默、刀锋离开了游戏;

  上官雪域后来在长期对抗君子的门派战中感受到了抗战的艰苦和无奈,这个应该很多区的门派战统战都经历过战士不听指挥错失良机的痛苦。他选择了离开百花山庄这个区,那天晚上他站在洛阳伏虎山的驻地,刷了很多英雄帖,极尽留恋不舍、依依惜别之情。

  当初你们来这区,可都一致说就在百花山庄这区呆着了不走了的啊,怎么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你们可知道我很想你们,当我一个人带着娃娃在侠客领的时候,我不想去弄大帮,只想好好玩下游戏,走过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地方,一起有过欢声笑语的那些山、那些水。

  雪域后来去了重阳宫这个区,叫陌小七,后来又去了星宿海这个区,叫凌雨小七。他在这两个区创下了两段辉煌的经历,事业爱情双丰收。

  偌大一个帮,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踟蹰在烟雨庄的桥头,徘徊在苏州绿波荡漾的湖畔。我无所事事,也不想练内功了,就这么的呆呆地看着这个纷繁的游戏画面。

  直到锦衣卫的至宝丢失又长期夺不回来的时候,我走上锦衣卫统战的位置。

  我和我在门派战结识的兄弟将一起开创百花山庄门派战一段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永恒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