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九阴茗剑阁出品 佳人倚楼望至君笑归楼

时间:2014-01-16 作者:佚名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星月夕辉,一湖江水泛起丝丝涟漪,彩荷微荡,胜若佳人。细雨霏霏,张开了一纸油伞,梅花印,竹为柄,伞中佳人目若星,眉似柳,樱唇微启,眉却轻皱,可诉我,何事而忧?

  星月夕辉,一湖江水泛起丝丝涟漪,彩荷微荡,胜若佳人。细雨霏霏,张开了一纸油伞,梅花印,竹为柄,伞中佳人目若星,眉似柳,樱唇微启,眉却轻皱,可诉我,何事而忧?凝目望,前方人,可否为我而留。城已模糊,彩莲轻摇,长亭外,你依旧将行。

  “这雨儿都留不住你。”伞下佳人朱唇微启,无尽哀怨。“你为君子,我为极乐。此生遇你,我无悔。”朦胧身影,此刻凝实,任由雨滴落在身上,长发已湿,却是看不清面庞。“君莫忧,妾愿伴身随左右。君莫愁,妾身怕君愁。西湖水不尽,绵绵细雨留。只愿君安去,居湖盼君笑归楼。”纸伞轻摇,一曲歌声悠扬,舞姿翩翩,诉尽挽留。“若有一日,我愿随你共天涯。”那朦胧人影,终是迈步。“君莫忧,妾愿伴身随左右。君莫愁,妾身怕……。”歌声依旧婉转而悠扬。唯有那诉不尽的哀伤。仿似化为细雨。让这万物同悲。极乐谷。似若落魄少年郎,执剑东望。眸中黯然伤。习武台上,极乐剑,十三为尽。此刻仅舞三便绝。历来征战多风霜,昔日少年今为将。十三之剑,乃为绝情,今舞六,痛彻心扉。彩荷荡荡,珠帘风霜。若遇佳人,可敢诉苦肠?

  又一年,万毒蛊失窃。纠察之下,是为君子所为。率兵出战,隐约前方相熟影。一弯柳眉,却胜当年。终有一日对立面,长剑铮鸣,血漫连天,此役何时可休战!终相遇,四目相对已无言。佳人眉含煞,已然未记他。君子有一书,是为忘情法。依稀若当年,犹自舞于长亭下。佳人未带羞,招招为绝杀。少年眸中尽哀伤,果真修习忘情书。当年佳人可记下,君已笑归楼,妾却未识君。一舞尽芳华。极乐六剑尽,佳人攻未休。犹自淡看天涯路,弃下长剑笑望她。佳人长剑似流星,剑花之中,已然刺下。是以鲜血染胸膛,我自犹怜我自哀。佳人泪默下,却未知晓为何下,长剑入半寸,早已刺不下。胸前鲜血如红莲。绽放芳华。忘情一书终是书。怎可敌真情。我自笑忘佳人目,已然不觉命为何。佳人终忆前尘事,泪若奔涌面如沙。佳人轻揽,已然脱战甲。旧时烟雨楼,今日笑聚首。“我怎不知你修忘情书,极乐毒蛊为我盗,只求今日再见汝。”似笑非笑未觉痛。已然苍白妾脸颊。喃喃之语中,昏沉已睡下。抱着郎之身,怔怔无语泪不止。“曾言我们共天涯,今日却是我之过。君言共天涯,妾身愿随君游天下。”细雨霏霏下,油纸伞张开。似曾当年初相离,今日妾与夫君共天涯。短匕现,血如花。仍似当年,彩荷荡荡。君已笑归楼,妾随君笑游。油纸伞下,相偎身影。皆是当初相见笑魇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