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年零八个月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一场梦

时间:2014-02-18 作者:微蓝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现在来讲述这一年零八个月的故事。这是一段很长很长的经历,或许会用很多文字描述它。但是,我还是要写下去,我是微蓝。

  现在来讲述这一年零八个月的故事。这是一段很长很长的经历,或许会用很多文字描述它。但是,我还是要写下去,我是微蓝。2012年六六服开,恰巧同一天是我的生日,凌霄城开,一天零八个月的九阴路正式开始。很不甘心的承认,我是手残,并且几乎对网游一窍不通。

  那个打打杀杀的年代,那个已经在嘶吼着灭掉你们全帮的场景,让连内功都不会点的我有种懵掉的感觉。所幸有一种神奇的东西叫做世界喊话,看到有人在收人,我犹豫着上了YY,进入了第一个帮会——紫禁城。苏瞳姐,墨云帆哥哥,还有总是逗我的胖纸哥哥墨云轩。至今记得苏瞳姐温柔的声音,吐槽着不那么温柔的“二涛”,云帆哥哥依然毒舌的吐槽着“二夏”,而我和云轩就在一边了乐呵呵的看热闹。当初的我连内功是肿么点的都不清楚,他们教会我如何点内功,如何打架,以及如何去做~~~~一些缺德的事?“蓝蓝,我们去干坏事吧?”“什么?”“杀人”我是小小的橘子糖,穿着绿色的校服,头上还顶着两朵很萌的花,苏瞳姐是峨眉,粉色的衣服温柔了一起的时光,而云帆和云轩是锦衣卫,钩子玩的很漂亮。那时,各个小馆前总是有很多人聚集,很是热闹。四个不安分的家伙有了充足的人头可以收,悲剧的我总是最红的一个。小橘子向人群里一冲,而人群里又是一地的残血,大风车刷刷转起来,你们懂的。很开心的(窝们很邪恶)的杀完人后,就一起去小鸡村的山上挂红,一边挂一边聊天,偶尔有倒霉的捕快上来,会被我们一起撸掉,然后在转移其他地方挂机。

  “蓝蓝不好了!你苏瞳姐被抓进去了!”“你们不是一起挂红的,为什么苏瞳姐会进去!”“我们是在一起挂的啊,男寝突然停电了,女寝没停!”男寝突然停电了………好吧,苏瞳姐以及云帆和云轩,是一个学校的。就这样,过了大概一个月。苏瞳姐他们慢慢的A掉了,帮会散了,呆萌的小橘子,又变成一个人了。于是,我进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帮会,也是我这一年零八个月九阴路中最温暖的帮会,即使以后又去了别的帮,也没有曾经的感觉,这个帮会叫———轩辕。凌霄城。轩辕。驻地:洛阳冰蚀崖。这个帮会里,有我至今为止还在一起的小伙伴,九阴最重要的人,也就是,死狐狸和小绝。哈,那时的死狐狸还不叫死狐狸,远没有现在那么毒舌和狡黠,那时的死狐狸叫大师,玄空大湿。而那时的小绝还是小绝,轩辕绝。有一个很和蔼很有凝聚力很大叔范的帮主:雨落。有一个很御姐很有魄力的副帮:心儿。有一个被我叫成雪宜妞妞的汉子:夏雪宜。有一个总是调侃我,叫我微蓝猪的城管:如意。有一个唱歌极其好听完爆九阴X声音中一些人的:纳兰芮含。有一个说话又软又萌的姑娘:九师妹。有一个玩女号的16岁卖萌正太:火兔子。有一个跟我一样呆萌的橘子帅哥:穆尘。有一个玩着一个温婉名字女号的大叔:轩辕小婉。有一只勤劳拉镖的小蜜蜂:阮小瞳。有一个很温柔很善解人意的女神级(非贬义)妹纸:阎魔爱。有一个说话萌你一脸血的呆萌汉子:独白。有一个经常打酱油的和尚:纳兰枫。有一个长年稳坐天下第一琴师宝座的萌汉子:轩辕无忧。有一对很恩爱的小夫妻:紫鸾和墨鸢。有一个给力到爆的天下第一统战(我心中排名噢):断清风。有一个经常在驻地跟我切磋的手残琴师城管:龙战九天。有一个很搞笑的萌和尚:上官天佑。有一个被我称作阿宝的怪孩子:韩少秋。有一对几乎没分开过的好基友:轩辕宵遥和轩辕琉风。还有我认识的轩辕中的第一个人:萧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