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九阴茗剑阁连载小说 锦衣命谍第二话

时间:2014-02-23 作者:茗剑阁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苏州,布政司府。苏州是大明重镇,无数的名胜在这里矗立,无数的人杰在这里行走。现任苏州布政司鲁自省鲁大人,带着一大队随从,站在苏州城门口上,等待着一名贵客,朝廷钦差御史奉旨考察来了。

  苏州,布政司府。苏州是大明重镇,无数的名胜在这里矗立,无数的人杰在这里行走。现任苏州布政司鲁自省鲁大人,带着一大队随从,站在苏州城门口上,等待着一名贵客,朝廷钦差御史奉旨考察来了。鲁自省鲁大人做苏州知府四年有余,从未出过什么差错,比起前任几名苏州知府,算是很不错的了。不过暗地里有多么清廉,就不得而知了。

  这次钦差大臣登门拜访,鲁大人倒也不惧。不过再想想前任那几位曾经一手遮天,把苏州变成一言堂的老大人们,现在都似乎大都变成稻草人扎在知府后院的厅堂里,鲁大人就不自觉的手心冒汗。转头对一个小斯问道:“都收拾妥当了吧?”小厮贴在他耳朵上低于一番,鲁自省点点头,抬头看看太阳估算了一下时辰,决定不在自己吓自己,就挥挥手让小厮退下了。鲁大人依旧站在苏州地界口候着那位钦差,虽然他觉得这位没城府的钦差不能把他怎么样,但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到家的,省的这位钦差不爽,到皇帝老儿那参他一本,那就不好玩了。对于这位少年钦差,鲁大人倒是早有耳闻。楚江离,少年神童,文韬武略,听说还和太子一起读过书,搞不好就是下任宰相。鲁大人倒也不敢怠慢。远远看见一列车队过来,鲁大人不由心头一紧,迎头小厮高声叫道:“钦差楚大人到——”一时间不用鲁大人吩咐,早有一众伙计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好不热闹。周围看热闹的苏州百姓一个个伸着长脖子,想看看能令知府大人这么等了大半日,搞得如此排场来迎接的人物,是个什么样子。车队居中是一辆大红马车,前后不少随从。见此情景,见过无数次相似场面的车队自然停下,一个随从抱拳对马车窗说了几句话。一个白袍青年下车,身旁是一褐衣书童相伴。鲁大人迎上去,自是一番寒暄,鲁自省是官场老狐狸,楚江离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倒也没有出什么噱头。两队合为一队,楚江离也不坐马车,和鲁自省各骑一匹高头大马施施然走入城中,入住鲁府。“这次来的匆忙,未曾提前告诉知府大人,还望知府大人莫要见怪。”楚江离微微一笑道,向鲁自省客气说道。鲁自省打个哈哈,道:“楚大人说哪里话,鲁某在这苏州几年了,什么样的大人没见过,不过像楚大人你这么年轻有为的还是第一个啊。”楚江离看看前面,说道:“鲁大人,不如我们先去知府衙门,我这官身,自然是不能太过随便。”鲁自省点头说好,但心里早把这楚江离骂了个七八遍,他本想带楚江离先去他自己府宅,好生招待一番,没想到却被楚江离抢了先。“臭小子果然是毫无城府,找老夫的碴子,你还嫩着呢!哼!”鲁自省皮笑肉不笑地愤恨着。楚江离指指后面的随从,对鲁自省说:“鲁大人,这些下人,不知道有何处可以安置啊?”鲁大人道:“楚大人远来是客,这些小事自是不用您费心,来人,将楚大人的门客都送到我府上去,安置好了。”楚江离一笑:“那就有劳鲁大人了”鲁自省笑容不减,摇头称客气。楚江离对一旁的书童道:“小空,你带好他们,到鲁大人府上可不许乱闹哦。”书童小空一点头,也不说话。楚江离自和鲁自省调转马头,向知府衙门走去,小书童抬头看了鲁自省背影一眼,沉默不语。

  鲁府,厢房。楚江离的随从都住在一个的房间,倒是那个书童小空,在楚江离的要求下给了他一个接近自己房间的单间。对此,鲁府的下人,报以几个意义难明的笑声,楚江离不明所以。是夜,鲁家的大堂中,大摆筵席,鲁自省一家老小几口人,正在陪着楚江离在喝酒。先前在知府衙门,楚江离只是散心似的走了几圈,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倒是让鲁自省虚惊一场。而在鲁府楚江离所住小院中,已经漆黑一片伙计们也已睡下。一片寂静的院子中,木头摩擦的声音格外刺耳,一间房门慢慢打开。一身寻常打扮的小空贴着墙滑出房间。四下环顾,突然跳起几三下跳出院子隐没在黑暗中。这是整个鲁府中比较重要的地方了,小空的身影浮现,大摇大摆的走在这里。双目直视前方,看似没有焦点,实则神光四射,双耳像动物一样不住颤动。墙下面,一个小丫鬟蹲在那里拨弄这一株芍药。小丫鬟背对着小空,看不太清,小空自顾自的向她走过去。低头,看着那丫鬟说道:“现在尚未到腊月,难得这莲花开的如此艳丽。”小丫鬟一抖,眼中神色不变,对于小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回应道:“这位公子错了,莲花艳丽怎比得上腊梅。”“腊梅初绽,莲花自的穿着锦衣才可有点一拼。”“倘若锦衣加身,狗尾巴草倒也可媲美牡丹啊!” 小丫鬟眼中毫不加掩饰的放出光彩来,转头好奇地盯着小空,激动地说:“我以为这一辈子都听不到这样的暗语了,没想到,竟然真的再见到了!”小空“嗯”了一声,似是对她的反应早有预料,说:“你就是那个找到鲁自省私通倭寇的,锦衣世袭秘谍?”小丫鬟高兴的点点头说道:“我父亲是锦衣卫,他奉命检察历任苏州知府,去世后,我继承了他的飞鱼服绣春刀,成了下一任锦衣卫。”小空点点头,说道:“你做的很好,如果情况属实,那么你将是大明的功臣!”小丫头摇摇头说道:“这只是我应该做的,我原本以为永远都不可能见到真正的锦衣卫,只有等我死去时,把腰牌和锦衣传给我的后人。传出那条情报,也并不太在意,你能来我已经很欣慰了。”说着说着,小丫头不觉泛起泪花来。小空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说说你发现的情况吧”小丫鬟有些伤感的吸吸鼻子:“不久前,我看见老爷……哦,就是鲁自省,他和一个人在府中祠堂交谈,说什么东瀛将军,会面什么的。我一听是倭寇,就发去了信号,他们还说了会面的时间,就在这几天,你再不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这小丫鬟倒是一点不认生,刚见面就说了这么一大堆,小空没空听她瞎掰,沉声道:“我是锦衣卫千户,王空吟,这次来就是处理此事,你要协助我打探到他们会面的一切信息,呈送京城。期间若有不符命令,王某可直接正法。明白?”

  小丫鬟似是被吓到了,瞪大眼睛看了他半晌,先磨牙后攥拳,狠声道:“知。道。了。哼……”王空吟转身,说“跟我来。”小丫鬟跺跺脚,跟了上去。“你,名字?”王空吟问道,小丫鬟歪了他一眼:“哪有这么问人名字的。”王空吟冷哼一声:“问你你就回答,何来那么多废话!”小丫鬟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答道:“墨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