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九阴真经剧情向 洪武年间江湖故事的终点

时间:2014-04-08 作者:佚名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我们来考虑来人为什么把消息报给了萧别情而不给其他人的原因
九阴真经西毒

  我们来考虑来人为什么把消息报给了萧别情而不给其他人的原因。

  萧别情的身世,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但是他的脾性,却是不少人都知道的。

  萧别情一心壮志,却不愿与朝廷那帮虚伪的人为伍,好在还可以寄情山水,与好友文翻武斗。

  但这一年,萧别情已31岁。31岁,刚过而立之年,在现在应该是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那么31岁在古代是什么概念呢?我们来举个宋代的例子。

  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相信吧里不少人看过。“老夫聊发少年狂”,第一句上来就自称老夫,这个时候苏轼38岁……38岁,就已经自称老夫了。

  再过七年,萧别情就三十八岁了,也到了可以称老夫的年纪了。

  在看那首《念奴娇·赤壁怀古》,“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写下这般句子的苏轼又是多少岁呢?尚未过半百,四十五岁而已。

  我们现在可以来想想了,这一年的萧别情31岁,虽说君子堂的名声蒸蒸日上,但是那些都是多亏了石砚冰这个智囊的相助以及后面一些骨干成员如程遗墨,秦轩齐,戴语书等的加盟。

  而与其他名门正派如少林,武当,峨眉。君子堂的规模和名望还是太低。

  加之其严格的收徒条件和门规,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所以,老萧其实压力一直都很大,风雅门主并不是这么好当的,为了门派的发展,的确要考虑许多事。并且,萧别情现在急需做一件大事来证明君子堂的存在。

  作为老萧的助手石砚冰,他是知道萧别情的心情的,于是,我们推测,这儿消息很可能是石砚冰所给。(石砚冰背后的家族势力其实很恐怖,官方没有放出来或者砍掉了。)

  但为何萧别情要独自前往?作为一门之主,竟然不细加考虑,这么不负责任的走掉?

  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这个时候君子堂以后的内部BOSS成员在哪。

  萧别情和石砚冰在君子堂内。

  而玉箫三公子的三人,燕长空此时尚在武当习武。

  东方凌少尚在燕京的东方世家思索家族的出路。

  秦轩齐跟着程遗墨来到了君子堂,但也仅仅是跟着而已,只是个挂名的客卿。

  去圣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纵观全堂,也就只有石砚冰和萧别情能够踏上这次的旅程(这个时候的君子堂还真弱)

  两人商议后决定让石砚冰留下,打理君子堂的事务,萧别情远行,一路上有石砚冰安排的人保护,只作远观,不入纷争。

  于是,萧别情踏上了远行之路。

  还好,这一次去的是萧别情。

  萧别情去了圣域之后,才刚会面,就发现了形势不对。

  一层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了圣域上空,而萧别情,则亲眼目睹了那场厮杀。

  倒不是说圣域的实力对比与密宗不堪一击,而是密宗准备得太充分,以有心算无心,加之圣域内部叛变与凌霄城的暗中出手,圣域一夜之间惨遭灭门。

  不过,想要对圣域做到彻底的灭杀极其困难,除开在外游历的弟子,萧别情就撞上了逃出的两人。

  其中一人乃是圣域的高手,拼着重伤护送着领主唯一的骨血逃了出来。

  待他看到了眼前的萧别情时,双膝第一次为外人而跪。

  “萧门主,在下自知时日无多,但天见可怜,让我救出了故主的骨血。久闻萧门主高义,还望……还望萧门主能收留下小姐。”

  鲜血染红了那一片雪,他已无力去看,只是向眼前的男人乞求着。

  追杀者的步伐已经越来越近,他急忙向萧别情道:“萧门主作为客人,故主属下当竭力保护,但是,今日,希望客人先行,我不能让故主骨血落入敌人之手。”

  萧别情久立不动,看着此人,突然叹道:“世间真男儿已不多,今日又多见了你一人。萧某舍去性命,相陪又如何?”

  只见萧别情身影飘动,一柄玉箫如惊鸿游龙,划破了黑暗的天际。

  红色的雪渐渐地开始消融,清晨,满身血污的萧别情带着那名孤女走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萧别情问道。

  “心萝好困……”女孩的双眼满是疲倦,她早已无泪可流。

  “心萝?”萧别情问道,女孩沉默不语。

  “跟我回苏杭可好?”萧别情站在谷心萝面前,像永远不会倒下去一般。

  谷心萝看着那张满是血污的脸,突然觉得异常的亲切,眼泪竟然不自主地又流了下去,只有死命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回家吧。”萧别情勉力笑了笑,抱起了谷心萝。

  谷心萝枕在萧别情的肩上,忽问道:“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萧别情回首看了眼远方,似乎看到了那一座孤坟,又想起了他最后的话语:“我告诉小姐…带她去见一个……朋友,我点了她睡穴,小姐很爱吃……糖葫芦,如果……她问起我,就说……我去……镇上的老张那……给她买红红的……好吃的糖葫芦去了吧……”

  “他先去苏杭等我们了,他和一个老师傅在学做你最喜欢吃的糖葫芦,莫急,到了那里,他会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糖葫芦。”萧别情看着缩成一团的谷新萝,缓缓说道,将她睡穴轻轻一拂。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手中的碧玉箫最终还是没向那处穴道打去,摇摇头,怅然道:“我虽不愿让她记起这段仇恨,却怎又能让她把你忘记?”

  从此,君子堂多了一位爱吃糖葫芦的小圣女。

  门下弟子都只知道她爱吃某种固定口味糖葫芦的爱好,

  却从来不知道这份糖葫芦后面,掩盖的是怎样的伤情。

  麻烦的事不止是面对密宗以后的手段。

  谷心萝自身也出了问题。

  她似乎患上了一种怪病,外貌,身形随着年岁的增长,仿佛定格了一般。。

  而她的记忆,似乎也出现了裂痕。她只能记得到君子堂之后的事了。

  无论是真还是假,都已经不重要。

  因为她还拥有一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