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九阴真经玩家剧情小说 花满楼花开一世

时间:2017-06-26 作者:佚名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那年村里染了瘟疫,遍地焚烧着焦黑的尸体,存活的人所剩无几,我便是其中之一。可我们早晚要死,村子被封锁,没人来救我们,我们也出不去。蜷缩在角落里哭喊了几日,因恐惧,因饥饿,我终于无力支撑而倒下。隐约,我

那年村里染了瘟疫,遍地焚烧着焦黑的尸体,存活的人所剩无几,我便是其中之一。可我们早晚要死,村子被封锁,没人来救我们,我们也出不去。蜷缩在角落里哭喊了几日,因恐惧,因饥饿,我终于无力支撑而倒下。隐约,我看见一片粉红的花海将我堙没。

  而后我才知道,那一片粉红,是他的花奴。

  我在一片红色的浓雾中醒来,他抱我于马上,四周的景致看不清,只能看清,近在眼前的他的脸,恍如谪仙。

  可是自来了移花宫,我便再也没见过他,偷偷去烟迟宫找他,却被宫里的姐姐们发现,于是我被罚浇了一个月的花肥。我不过是想对我的救命恩人道个谢。

  时隔数月,我被派遣去红雾找一些丢失的地图碎片,我一路摸索,不经意与他迎面相撞。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问我是谁。我告诉他我叫花盈袖。他点头,便转身离去。初见时,我未曾告诉他我的姓名,数月已过,他即是记不起来我,说了姓名也无济于事。

  “少主,”他止步,“多谢少主数月前的救命之恩,盈袖此生难忘。”

  他回头看我,浅浅一笑,折扇摇起。对我说一句,原来是你。

  他将我调去了烟迟宫,陪他吟诗作画,掌灯研墨。或许这样的日子有些纸醉金迷,不知年岁,可若一生如此,也是无妨。

  移花宫不得有情,更何况是与烟迟少主。我与他刚萌生的情愫尚未成熟,便被无情揭露。大宫主的曦池宫内,我与他被惩罚喝忘情之水。他接过酒樽一饮而尽,随手摔碎在地,坦荡而无畏地说,盈袖,哪怕是在奈何桥上喝了孟婆汤,来世我都要记得你,今生,这忘情之水又能奈我何?移花宫无情,我有。

  我受宠若惊,想是承受再重的罚我也认了,哪怕他将我忘了。他一句话,足够我一生珍藏。

  可他的话,却为我惹来杀身之祸。大宫主下令将我处死,他惊恐地看着一群花奴给我灌下毒药,那时的我们都在奋力地挣扎着,却挣扎得很无力。

  不管他还记不记得我,至少他当我已经死了吧。救我的那位沈家姑娘说,她在河边看到气绝的我,当时正在研究沈家偏针,反正我也没得救了,便把我死马当活马医,所幸我被救活了。我沿着河岸一直往上游走,却从未找到过移花宫的入口。我问过岸边人家,他们根本不知移花宫是何处。此生,若再无法与你相遇,我该何去何从。我踏上一艘小船,任凭它带一路飘荡。河水湍急,船被打翻,我落入水中,没有挣扎,隐约,我看见水里,他向我张开双手,说带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