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玩家交流】九阴志之门派志(峨眉派)②

时间:2019-09-07 作者:为什么号被封了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九阴志之门派志..君子堂:万苏山庄庄主萧千秋年事已高,想让二公子萧别情接任庄主,大哥萧离情让位于贤纵情山水与梅庄梅君复相恋,1394年成婚,1395年谁知朱元璋向梅庄讨要长生秘术被拒,梅庄被灭满门,萧离情自焚而死,萧千
至于飞弦羽经的创始人杜茗雪,真是抱歉了。。这个楼主真没怎么关注过,所以所知甚少,略过不谈。
让我们把目光放到峨眉已经成长起来的这一辈的弟子身上。
许多峨眉弟子都是半路出家,接下来这位女子便是典型的一位。
从前在一个小山村中,有一对热恋中的男女。乱世刚平,男子听闻边关告急,便产生了报国赴边的想法,女子未多说什么,只是说道:“我等你。”
男子感动之余,踏上了前往边关的道路,无数次的冲锋陷阵,耳边依旧挂着那句话:“我等你。”就这三个字,支撑了他十六年。
十六年后,将军归来,可惜及腰青丝已化作了皓首霜雪
十年沙场君亦老,一夜青丝化飞霜。
女子苦等多年无果,未老头先白,得知边关胜利返乡的消息,心中先是激动,后是惶恐。为了让自己最美的模样留在朱林心中,为自己立了一座坟墓,在墓碑上刻了一句话后,躲在了不远处,每日前来查看。
朱林来到原先约定的地方,谁知只看见了一座孤坟,心中万分悲苦,却是隐忍不发。只在墓碑上续了一句,黯然离去。
待得朱林走后不久,女子来到自己的墓前,猛然发现了熟悉的字迹,读完之后却早已是泪染两行。
原来,女子在墓碑上刻下:梦魂已觉朝露短,望君呈弦一世安。本意是告诉朱林,自己自知时日无多,希望他可以忘掉自己,找到心爱的人。
而朱林也是一位痴情人,在后面续写到:折锋刀定九州事,断弦琴埋余生欢。
他想告诉坟墓下的爱人,我的刀虽然平定了天下之事,却还是阻挡不了琴弦的断裂,而我心中所爱,也只有你一人而已,你死后,我余生的欢乐也跟随着埋葬了。
想到朱林落寞地离去的背影,女子心痛不已。
后来拜入峨眉,想要将这番往事尘封起来。
而朱林按功寻赏,被封为了锦衣卫的黑旗旗主,感于自己的感情经历,创出了失魂刀法。
这名女子,便是后来峨眉的女侠华贞絮。
真正的爱情,是需要勇气的。
任世间怨我坏,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和野?

华贞絮的故事告一段落。而她再次出现在大家视野中时,已是在唐门。她受命去调查一件对门派很重要的事。
让我们把目光投回几年前:
这一年,峨眉发生了件大事
首席弟子,曹阳死在青城山(官方给出的是青城,我觉得青城山似乎更合理)
曹阳的师父,绝幽师太破例从舍生崖走上,只为为爱徒报仇(唉,出家人还是免不了啊……绝幽师太也是个悲剧)
由于凶手行凶时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标志,所以绝幽很快就找到了凶手。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凶手竟然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年。
让绝幽未曾想到的是,这个少年,实力和他的年龄一点都不相符。
而且,各种暗杀,追踪,逃脱技巧百出,让人防不胜防,最为人惊心的,还是他手上的那把剑,似乎就是是一块废铁,到了他的手中,也能变成巨匠神兵。
追杀持续了一月有余,绝幽几次将少年逼入绝地,但都被其逃脱,手中的青丝剑还被其用特异手法夺走,绝幽气极,无奈之下,只得回到了峨眉。
此事后来传出,立即轰动江湖。正道中人均是惴惴不安。
然而更令人惊讶的是,此人在四年之后,成为了极乐谷中最为年轻的佛使:年仅十五岁的佛使,雾狐。
具体我写极乐再说。

几乎没有人能够相信这个少年的成长轨迹。
他仿佛来自另外一个时空,他的能力丝毫不被他的年龄限制。
人们只能惊叹着:这真是一名逸才。
只是更多的正道会悲叹其入错了门。
很多时候,许多事情并不像表面展露出来那样。
就像许多人看不懂雾狐的武功境界一样。
峨眉的人也从没想过轩辕楚晴背后的秘密。

轩辕楚晴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
没有很高的武学天赋。
没有童话般浪漫的出身。
也没有让人惊为天人的相貌。
更没有专属于她的甜蜜恋人。
来自大漠,皮肤稍黑,容貌俏丽。
这些属性词便堆积成了这样的一个女子。
如果她的哥哥不是轩辕狂浪,
如果她没有一个这么疼爱自己的哥哥,
恐怕文案会将其送入几句简单对白的NPC大堆中。
不仅是因为自己的哥哥是锦衣卫的红旗使。
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也是让轩辕楚晴的心难以敞开的原因:
她是外族。他和哥哥是楼兰人,大漠鬼城派到中原的间谍。

生活从来只把如果留在你的幻想中。
你不跨出那一步,很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两步之间的时空有着在怎样的差别。
我们回到九阴的设定年代。
明初。而轩辕楚晴来到峨眉的时候,大概还是洪武年间。
汉族刚从奴役了他们近百年的蒙古人手中夺回了江山。
外族,是一个很敏感的词。
敏感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轩辕楚晴可能没有她的哥哥轩辕狂浪了解这种感受,但从关外到关内,不足十米的城墙。
隔开是人心,是观念,是仇恨。
一个眼神就足够表达很多东西了。
特别是对小孩来说,也许一个眼神会让他们背负终身。
轩辕狂浪被送到了锦衣卫,而轩辕楚晴则被“安排”到了峨眉。
也许是上天觉得世间的不公已然太多,所以才松了一把手。
峨眉,怎么来说也比锦衣卫那个地方温情得多。

峨眉的创派人郭襄祖师,本来就是一名伤情人。

门下的弟子仿佛也继承了她的这个毛病,大多为情所伤。


峨眉的创派人郭襄祖师,本来就是一名伤情人。
门下的弟子仿佛也继承了她的这个毛病,大多为情所伤。
剩下感情还比较完好的呢,基本都是涉世未深的女子了。
小女孩虽然调皮捣蛋,心机却是不深,面对轩辕楚晴这个外族女子时,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仿佛在外飘荡了数年的蒲公英终于找到了自己落脚的归宿一般,轩辕楚晴在这里发现了恍若以前神赐般恩典的,只会在梦中出现的那股家的感觉。
但一封密信将她从恍若梦境般的美好中拖了出来。
轩辕狂浪的来信让她陷入了两难的选择。
这一次自己的立场又是如何?
轩辕楚晴不知道,只是她必须做出痛苦的选择。
背叛哥哥,抑或背叛“家人”?
人们常说:优柔寡断,往往让痛苦更深。
但忽视了,斩钉截铁的选择后的痛苦,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

从燕长空到衣若熏,从华贞絮到朱林。
似乎峨眉和君子堂,锦衣卫总有割不掉的联系。(准确说,峨眉像是八大派的一个中心点,但只是像是)
轩辕狂浪与轩辕楚晴。
朱林与华贞絮。
慕容魏玉与慕容荻云。
看来,有必要说一说锦衣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