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玩家交流】九阴志之门派志(单天冥)

时间:2019-09-17 作者:为什么号被封了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九阴志之门派志..关于忘情天书《忘情天书》是出自温瑞安的《神州奇侠》,这部武学,着重的是境界、感觉、情态、气势。《忘情天书》所录的剑法,其实也是心法、身法、招法、技法……只差没有内功。忘情天书共分十五诀,依次是天意、地

【极乐谷人物传记】
第一位人物。
极乐谷——单天冥。
单天冥,原名高退思。其父为明初大儒高启。
高启与刘基,宋濂交好,洪武五年,有人诬告魏观有反心,魏被诛;高启也受株连,被处以腰斩而亡。

以单天冥作为第一位出场人物,我其实思考了很久,因为我有三个号,在萧别情,单天冥,唐天行三位师父中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选了单老大。
因为我觉得,单天冥,或者说高退思,足够复杂,也足够简单。
越是复杂,越是关键。
越是简单,越是困难。
先是以一篇简文代入,随即再来做传。


第一个十年
高退思。
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左传》

“当我出生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一年,竟然已经跨越了两个朝代。”

“父亲藏书很多,从我五岁那年,我便时常待在父亲书房中,阅读各类书籍。并不是因为我喜欢,而是我知道,我若好好读书,父亲就会很高兴。我也知道父亲为我取名退思,是退思补过之意。”

洪武五年,高家多了一位新成员,我的弟弟。家中时常有一些气态非凡的人出入,我并不认得他们,也不想认得他们,因为我总觉得——他们很危险。

有一天,父亲带我与弟弟拜见了一名中年男子。

他指着我,笑道:“高启兄,令郎着实乃天纵之才,可否让其拜入我门下?”

父亲与他,还有一位叫宋濂的大儒乃是好友,当下便答应了这个要求。

而我与弟弟,多了一位叫做刘基的师父。

弟弟年幼,于是师父大多数的精力花在了我身上,一年过去,我的成长,愈发的让师父感到惊叹。
然而,那一年(洪武六年),天暗了。

一道圣旨传下,父亲被打入大牢,师父多方营救无果。

我知道,父亲离开了。

是那位坐在龙椅上的人所为。

师父说,他是天子。

天子啊,那是天的儿子。

而我,是人子。

可老天,为何要让你的儿子,去杀我的父亲?

他不争名逐利,他勤恳修史,仅仅是一道圣旨,就要夺去他的性命?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诗经·国风·秦风·黄鸟》


苍天,你还庇佑着善人吗!

苍天,你莫非已经瞎了眼?

那一年,我在师父的门下,改了名姓。

单天冥。

进思尽忠,退思补过。

既然尽忠之路已断,我将继承父志。

补过。

替那已瞎了双眼的苍天,补过。

天无眼,谓之冥。

弟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变得越发沉默起来。而当他再长大一些后,他将名字改成了单天邪。

苍天本恶吗?

我问苍天。

苍天无言对我。

我学得越发努力,越发痛苦。从那一本本史书里面,我知道了天子,究竟是何种的存在。

他是上天派来的食人者!

师父教我命理,教我武功,教我算学,教我天文……

洪武八年,他便不再教我。

因为他说:“死人,是无法教人的。”

我的师父,刘基,“死”去了。

他带着我与弟弟,回到了故乡——苏州。

师父指着那片山谷,笑着对我们俩说:“天冥,天邪,我们回家喽。”

这个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老头子,此时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孩。
因为,他“死”而复“生”了。

师父说,以后这里便叫做极乐谷了。

极乐谷,多好的名字。

可这世上,真的有极乐之处吗?

我抬头看天,还是在那遥远的天上?


第二个十年

十年转瞬即逝。

谷中已无我敌手。

我告诉了时常云游在外的师父。

他每次离谷都要许久,而我们这些弟子,也不知他究竟做了什么。

“当真乃天纵奇才,可恨晚生二十载。”师父苦笑道:“可哪有常胜无敌……”

师父的话,我一向记得很清楚。

即使我的命算之学,阵法之学,武功境界,已达到一个让师父感到震惊的地步,可他的话,我还是记得。

所以那一年,我为自己算了一卦。

然后,我找到了自己的敌手——

上苍。

卦象清清楚楚的显示着:
它不允许我活过四十六岁。

“哈哈哈哈……”我对着那筮草狂笑不止,笑得眼泪再也流不下来,笑得整个人都无法再站立。


谁可探天意,起落是无常!”我仰天长啸,我用我最精通的天才之学,确定了我的死期。天要用这最残酷的方法,来嘲笑我。

苍天,难道你真的不再佑我?
苍天,难道你真的已盲目?
苍天,难道你即将死亡?!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我单天冥,要与天命相互算计,我们都知道对方的下一步,然而,谁先放手,谁就输了。所以,我要紧紧的抓住天命,然后,掐灭它。



第三个十年

又一个十年。

谷中的人已越来越多,师父的事务也越来越繁忙。

我一向尊师重道,所以,我不愿师父再这么操劳下去。

剑在手,我面对着师父,刘基。

这个垂垂老矣的慈祥老人。

“请师父退位。”声音充满了陌生,同时也充满了决绝。
“弟子单天冥,请师父退位!”
“草民单天冥,请圣上赴死!”
“凡人单天冥,请苍天归藏!”
天,君,师,吾皆犯之。
已无退路。

他将谷主之位传给了我,而我,为了报答师父的养育之恩,也让他服食了一些药物,延长他的寿命。
“安乐公”这个称呼,实在是适合他。

只要听话,上天要夺走的寿数,我也能帮你抢回来。
但不听话,上天要给你的寿命,我也能帮你推辞掉。

极乐谷“逆天阵眼”的计划已经悄然开启。

而那些与师父往来的信件,我已一一阅过。

师父,原来你想要做的事,
与徒儿我相同。

果然,
名师出高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