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玩家交流】九阴志之门派志(剑冢)

时间:2019-10-08 作者:为什么号被封了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九阴志之门派志..移花宫的剧情我讲得比较清楚了,没看过的朋友可以自己在门派志前面的更新里面找到,不做赘述。徐家庄在天下变里没有特别的戏份(主要是资料丢了)所以看看视频就够了第一部:金针沈家(血医天下)初见他时,他是路人
剑冢


但是,这一年,武当的许多弟子的目光都转向了剑冢,当他们在七星谭练功时,隐隐地感觉到了一股剑意。
而剑意的来源,便是剑冢。
剑冢自从上一代弟子进行封闭后,便少有人来,武当的几位辈分较高的道长决定派大弟子霍天星前去查看。
霍天星去了剑冢,却惊讶的发现,这清秀的剑意,竟是从一名白衣胜雪的年轻女子身上所发。




霍天星的惊异不是没有理由的,作为这一辈最为杰出的弟子,他主要修行的还是剑法,一手清风剑法已练得出神入化,剑气激荡。
但是,霍天星的剑意才刚起步,从剑术到剑法,剑意是最为重要的,有人学了一辈子的剑,他的剑法却始终停留在剑术上,那是因为他悟不了剑意。
而眼前的这名女子,年纪青青,却有一股时强时弱的剑意萦绕。如何不让霍天星感到惊奇?
霍天星觉得,这应该是武当哪位高人的子弟,很有礼貌的上前询问,却发现这名女子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通过交谈,霍天星知道了这名女子名叫曲意,守在剑冢是受人之托,而她自己的来历,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霍天星回去向掌门汇报了这件事,紫阳思虑一二,决定将曲意收为门下,派霍天星去讲授武当武功。
曲意心性淡薄,喜怒哀乐不形于色,自有一股超然气质,霍天星在与其多次接触下,因修道早已沉寂的心却渐渐地热了起来……
不过碍于门规,霍天星从未向曲意表达自己的感情。

然而,就在一次练剑的过程中,霍天星发现了一丝不对。


这一丝不对是在哪里呢?
原来在练剑的时候,曲意无意中的一招透露着一股邪气。
霍天星没有说什么,曲意不说,他便不问,只是把这件事记在了心上。
问题是出在哪里呢?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推半年。
这个时候,武当山下 来了一个人。
这个是谁呢?
他就是极乐谷谷主单天冥的弟弟,单天邪
单天邪这个人呢,冷淡孤僻,自我压抑。早年曾被唐门的火药炸伤,虽保住一条性命,却自此毁容,带上了面具。
那他来武当的目的是什么呢?
在武当的剑灵谷,隐居着一位老者。
他便是极乐当初的一名长老——萧桓。
单天邪此行的目的便是将这名长老请出,共谋大事(谷主弟弟亲自出马,可见其重视程度)。
然而萧桓归隐的决心无可动摇,单天邪也没有办法。
不过就在回去的途中,不慎暴露了踪迹,被武当众人追杀。
单天邪受了重伤,但依旧靠着绝顶的轻功,逃脱了追杀。
毕竟不是铁打的,最后单天邪昏迷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脸上有一股凉意。
他猛然向脸上一摸,却被人把手抓住。
“你醒了?别乱动,我才给你吃了药,这贴外敷,不要弄掉了。”一个温婉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单天邪睁开眼,却发现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坐在自己身旁,正在给自己敷药。
单天邪自然警觉起来,运功一周天,发现不但无事,身上的内伤似乎也被这名女子治好了。
他虽然冷漠孤僻,却也不是不近人情之辈,只是因为自己容貌被毁之后,心生自备,常年戴着一个面具,不与人交谈。
这名女子不但治好了他,还试图医治他脸上的伤。
“这伤似乎有些年头了,不过应该敷一个月就能治好了吧,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女子露出一个笑容,走了出去。
单天邪正疑惑间,却见女子走了回来。
女子说:“我救了你,你是不是应该也该回报下呢?”
单天邪心中冷笑,面无表情。
只听女子继续道:“这样吧,我帮你治伤,这一个月,反正你哪里也去不了,就给我讲一些外面的故事作为回报吧。”
单天邪一听,不禁怔住了。“你的回报,竟是如此简单?”心中问道,却听女子继续道:“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不准反悔。”
这名女子,正是当初的曲意。
曲意出生在武当,却很少外出,一直定居在剑冢。
那天突然发现了一个人倒在剑冢不远处,便将他救了回来。
于是,单天邪便在剑冢待了一月有余,每日给女子讲一些江湖故事,单天邪平时冷漠,很少与人交谈,听他讲故事的确有些奇怪。不过,曲意还是听得津津有味,渐渐地知道了江湖上的一些事情,正邪之分,甚至一些江湖隐秘。
就这样,单天邪的伤也渐渐好了,脸部的伤势竟也奇迹般的恢复,然而,单天邪的心中却有一丝失落,他甚至有了一个荒诞的想法:若是这伤一直不好……
分别的时候,单天邪才想起,连女子的姓名都不知道。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师父叫我曲意,你呢?”
单天邪略微沉吟,还是说道:“单天邪,希望姑娘不要将这个名字告之他人。”(其实他担心的是会给曲意带来麻烦)
“哦?好奇怪的名字。是‘善良’的‘善’吗?”
单天邪再次怔住,望向天空,突然感觉多年来尘封的内心有了一缕温暖的阳光射入。
“曲意姑娘如此想,倒也无妨。”
“善大哥?你会再来吗?”
单天邪默然,终于答道:“但愿不会。”
随即拔出佩剑,剑若惊鸿,单天邪说道:“我这一生,极少受人恩惠,这一套剑法,我传予你,希望你……不要忘记。”
极乐谷的武功讲究速成,而曲意又是天资过人之辈,不须半日,便将剑招记了下来。
“我……走了。你好自保重。”语罢,单天邪头也不回,几个纵跃,消失在了剑冢。
曲意一人独自站在剑冢,还在练着刚才的剑招,不禁摇摇头:“为什么这剑法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悲哀之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