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切烟消云散 九阴真经浮生长恨空梦还

时间:2014-01-21 作者:佚名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流光一瞬,刹那离愁又添泪一痕。罂粟翩飞,送君千里又一场别离。红灯笼,刚被人点亮,已落满白霜。

  流光一瞬,刹那离愁又添泪一痕。罂粟翩飞,送君千里又一场别离。红灯笼,刚被人点亮,已落满白霜。红衣裳,雕着花的床,陈旧了新娘。容颜是种罪,青春是露水,命薄如纸世人才说美。花海如雾,蝶花漫舞,似多了几分柔情,多了几分痴迷,那一抹白衫,墨色轻点,终是醉了万千少女。

  【情眷】

  “姑娘,莫非等急了”一眼望去,又是那熟悉的身影,白衣长衫,一叶纸扇,嘴角轻弯,那笑柔情似水,不染尘埃,眼中满是情意。不知梦中多少次重逢,亦是万分眷恋。“长空哥哥,你又来晚喽”她淘气的吐了吐舌头,欢快的向他跑去,他拥她入怀,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温暖,心中一丝甜蜜,只觉的此刻,心静了。若不是几日公务繁忙,他又怎会此刻来见,心中万分想念,终是想推去那身份,伴她左右,作对世间眷侣,却惜家中老父许已年迈,唯家中一子,怎好推辞,此刻心中又多了几分歉意,他知道她并不在意,却是无法释怀。他拂袖,指尖绕过她的发梢,挽起她的长发,轻轻一吻落下,“若熏,我……”她扶手轻点,忙止住他的话“长空哥哥,莫要再言,你心中有我,若熏便已知足了”他笑了,抓起她的小手,环抱住眼前的小人,他知道这才是他想要的,漫天花雨,那一刻世间静了,似天仙入画,无人能打扰这份宁静。

  【幻灭】

  夜破碎了月,撒下一路支离破碎,很少有这么静的夜晚了,他却辗转难眠,心中不安,似是要发生什么,起身,拿起桌上的美酒,为自己斟了一杯,转身望向窗外,莫非她……,怎么会,怕是自己又多想了吧。苏州城外,幽静的竹林中,一人影飞过,一身夜行衣,摘下面罩,黑衣男子半膝而跪,“主人,有何吩咐”,面前一人背面向他,双手背在身后,握了握拳,似是做了什么决定,眼中满是杀戮,转身望向半跪的黑衣男子,扔给他一纸团“杀”。黑衣男子展开纸团,满是不解,却是主人吩咐,不得不遵,没有多问,起身离去。“小姐,夜色深了,早些歇息吧”身边的丫鬟望向面前的女子,烛光下,那女子,宛若一朵白花,不染世俗,却又多了几分顽皮, 目光波动,似丝似惑,嘴角轻弯,一抹笑,似思似念,放下手中的刺绣,抬头,望着窗外的月色,“不知道长空哥哥,此刻在做什么”。丫鬟掩面轻笑“穆公子当然在想小姐你了”,若熏脸颊一红,忙转身“死丫头,敢取笑我,看我不打你”。秦府内一片嬉闹的笑声,却不知此刻远处的林丛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她们。夜笼罩了月,黑衣男子看了看天,是该动手了,人影闪动,林丛中哪还有什么人影,一根寒针飞过,没入夜中。“你,必须死”一抹白衣飞过,落在黑衣男子身旁,男子的脖颈间,多了一柄寒剑,穆长空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寒光闪动,一丝血色伴随着幽静的夜,动了多少人的心,或许这一晚,一切都变了。穆府中一片寂静,穆长空推开了父亲的书房,“空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怎么不说话”。穆长空静静的站在原地,月落白衣,却万分沉重,或许是胸前那点墨色,或许是那夜太静,让人无法呼吸,嘴角颤抖,似有千言,却不知如何说出,一滴泪落下,带着那份无望,或许还有几丝愤怒,他终是颤抖的动了动身子,抬头望着自己的父亲,那脸没有一丝血色。 “空儿脸色怎么这么差,发生了什么”,穆长空不想回答父亲的话,只淡淡的拿出袖中的银针,手指微动,那针便悄然落地,破碎了心,幻灭了梦,手中的针可以放下,心中的针真的可以放下吗,“父亲,为什么,你……”转身,泣不成声,他不懂,他真的,不懂。“这都是为了你啊,空儿,我……”穆长空长袖一扫,转身面向屋外,“够了,哈~哈~哈~哈~”。仰天长啸,那笑多了几分无奈,多了几分心碎,依旧是那男子,只是此刻不再回头。苏州一角,穆长空一人独倚在城楼上,望着天空的月,月色静静的洒在他的脸上,多了几分憔悴,拿起身边一壶酒,仰头痛饮,那酒划过他白皙的脖颈,染湿 了那片洁白,这酒竟如此苦涩,这是为何,父亲说一切都是为了我,却不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天下大业,与我何干。一丝苦泪落下,染湿 了心,打破了宁静。伸出白皙的手臂,手臂间黑丝蔓延,破碎了多少梦,“那针……”,穆长空看着远处,用衣袖遮住手臂间的黑丝,”这样也好,罢了”苏州幽静的一夜,打更人也已歇息,溪水静静的流淌,风荷绣阁依旧明亮,却不知这一夜发生了多少,苦酒,悲歌,叹息,远处城楼上男子的泪,静静的守候着那已熟睡的女子,只是为了那份情,为了那份放不下的眷恋,只是明日,故人又将如何厮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