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九阴茗剑阁连载小说 锦衣命谍第四话

时间:2014-02-28 作者:佚名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沧浪亭,即使在遍地名胜的苏州也算排得上号的地方。此时的楚江离,正和两个随从站在沧浪亭中远眺。苏州可以说是这天朝疆域内最繁华之处,比之皇都金陵也是只强不弱

  沧浪亭,即使在遍地名胜的苏州也算排得上号的地方。此时的楚江离,正和两个随从站在沧浪亭中远眺。苏州可以说是这天朝疆域内最繁华之处,比之皇都金陵也是只强不弱。楚江离换了常服坐在这里,斟一壶佳酿,折扇轻摇,看上去甚是潇洒飘逸,加上周围几个膀大腰圆的护卫,惹得路人频频回望。既是御史,若是太过拘谨,反令人生疑。

  楚江离看似无意的回头,立刻感觉到几道不太友好的目光停驻在他身上,将这几道目光的主人尽收眼底。“我这堂堂御史呆在这里,那鲁自省却也不会去关注一个小书童,大人这招以假乱真,还真是高明。”楚江离感慨了一番,一大早他就接到了王空吟的命令。命令只有一条,那就是出来闲逛,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招摇怎么来。再度咽下一口桂花酒,不由得感慨,苏州的酒不如北方的行军酒烈,摇摇头,咂咂嘴,继续做他的懒散御史。而在远离沧浪亭的苏州城楼,王空吟,墨梅站在城楼顶上,同样换了衣,正站在这里看着楚江离的方向。鲁自省随不会放过盯着他一个下人,但也不会太过在意,早有替身帮他们去迷惑鲁自省的眼线。王空吟极目远眺,口中数着:“一,二,三……七个!居然有七个!”墨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是什么也看不到,疑惑道:“七个?什么东西啊?”王空吟摸了摸下巴,道:“七个绝顶杀手,围着楚江离。”“啊!”墨梅一惊:“那怎么办,楚大人有危险吗?”王空吟摇摇头“不会。鲁自省又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怎么会乱动手。那些杀手不过是监视而已。”王空吟又看了一会儿,“嘿嘿”一笑,道:“不过,不表示表示,那姓鲁的还以为我们都是死人呢。”转头对墨梅说:“会武功吗?”墨梅点头:“会一点。”王空吟道:“不会也没关系,现在我们过去,你装作无意,碰那人一下。”说着指了一个路边摆摊的小贩。墨梅看了好久才记住。点点头说:“好的。”转头问:“那你……”话没说完,愣在那里。四下,王空吟早没了影子,“嘶。。。”墨梅倒抽一口冷气,这种速度,还算是人吗?楚江离依旧一杯又一杯的喝酒,早年的边关生活,喝惯了烈酒,这种江南软酒倒是并未感到有什么压力。就在他仰头将一口美酒送入口中时,看到了圆圆走来的墨梅,不禁“咦”了一声。这时,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江离,是我。”“大人!”楚江离一惊,四下迅速看了看,却没发现王空吟的身影。“这是,千里传音!”“是的,我就在在旁边。你不要乱看,听我说。”“是!”“现在你的周围,有七个绝顶杀手,应该是鲁自省安排的,我已经让墨梅去扰乱,待会我一动手,你就让旁边的人喊有刺客,明白了吗?”“是!”楚江离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将旁边的两个随从叫来,低语一番。两个随从点头称是。墨梅早已看见楚江离,也看见了那个小贩,活动了一下脚腕,做好了飞奔的准备。没准这一下子她小姐身子丫鬟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直直向着楚江离冲了过去。“王空吟阿王空吟,本姑娘今天这一撞,这鲁府怕是呆不下去了,你可得负责啊!”墨梅一阵碎碎念。看得那小贩离得近了,一咬牙,脚下一软,当即向那摊子上倒了过去。摊主正在看着楚江离,手上拿着榔头不知道在钉着什么。突见一个大姑娘摔了过来,眉头一皱,倒也不乱,当下摊子一推,正好避过她。厌恶的看了墨梅一眼,正要开口,突觉一道劲风袭来,还未作出反应,胸口上便中了一枚飞镖。那人瞪大眼睛,嗓子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倒下了……“啊——”一声穿云裂石的尖叫从墨梅口中传出。“杀人啦——”第二声紧随其后。楚江离有些发呆,他还没喊呢,这丫头比自己身边这么多人都会演。同时,王空吟从天而降,一招“鹰霆翔击”一下就把一个四处乱瞅的人给打趴下了。按在地上连续八拳,顷刻间血肉横飞,那人当场毙命。也顾不得处理满手的鲜血,反手抽出一把大刀,快速向另一人扑去。同时口中喊道:“公子小心!有刺客!”“有人行刺御史大人!”楚江离两边的随从立刻扯着嗓子大喊,似乎不甘被墨梅比下去。王空吟手中长刀乱舞,这些人确实是江湖好手,但和千锤百炼的锦衣卫千户比起来,就什么也不算了,几下就躺倒了四个。墨梅已经来到楚江离身边,四周迅速蹿出几个家丁,将几人保护在内,更有几人似乎早有目的的冲向那几个杀手。王空吟见此,手上放慢,那杀手一见有机会。乱击几下,倒退飞出。王空吟脚下一点,追了上去。剩下的几个杀手早已淹没在护卫群里。王空吟施展轻功(获得演示),与那杀手连翻数座高楼,直追到城墙之上,那人还要逃窜,此处已经人影渐稀,王空吟倒也不怕惊世骇俗,当下放开手脚,长刀乱舞,汹涌刀气立刻将那人打飞了,鲜血狂喷掉下城墙。王空吟站在城墙边上,并未追击,这一招九转离魂是失魂刀法中的巅峰招数,他自问精通这套刀法。向下看了一会儿,便收刀走了。几个起落,就已不见身影。

  城墙下,护城河中,一个染血的身影,缓缓飘起,一张脸早已失去了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