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九阴茗剑阁连载小说 锦衣命谍第五话

时间:2014-03-03 作者:茗剑阁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鲁某守卫不利,让大人受惊了!天幸大人无恙。”鲁自省战战兢兢地站在楚江离身边,有些结巴的说道,一副惶恐的模样,似是十分害怕。

  “鲁某守卫不利,让大人受惊了!天幸大人无恙。”鲁自省战战兢兢地站在楚江离身边,有些结巴的说道,一副惶恐的模样,似是十分害怕。楚江离阴沉着脸,两条袖子甩的呼呼作响,愤然道:“昨日本官视察知府衙门,你鲁大人张口闭口苏州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楚江离又一甩袖子:“没想到才过一天,就有人来行刺本官,本官虽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但身负要职,代表的可是陛下。这罪过……”

  鲁自省慌忙作揖,豆大的汗珠顺着虚胖的脸滴落,急声道:“楚大人息怒,楚大人息怒,下官一定给大人一个交代。”楚江离“哼”了一声:“交代?这苏州如此之乱,只怕,本官未必等得到啊?”鲁自省哭丧着脸,说:“楚大人莫急,下官保证,今日之事,绝不会有第二次。”楚江离冷笑几声,双眼将鲁自省浑身上下瞅个遍,有些怪异的说道:“你,拿什么保证啊?”“呃,这个……”鲁自省一抬头,正好对上了楚江离大有深意的双眼,一呆,接着便是松了一口气。鲁自省看似慌乱,但当他看懂楚江离的眼神之后,却是慢慢平静了下来,他也是官场打混几十年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楚江离这是什么意思。凑上前去,压低声音说道:“听说楚大人学富五车,下官正巧有一副《四季图》,不知真假,还望楚大人前去评鉴评鉴,顺便也给大人压压惊。”说着看似无意的轻轻拍了拍楚江离的右手。楚江离收回目光,“哦”了一声,不答话。鲁自省赔笑几声,又说道:“今日之事,只是一个小小意外,还望楚大人在圣上面前,多多美言啊。下官还有一枚东汉玉厥,也请大人鉴赏。”楚江离阴沉的脸色终于收起,一笑:“好说好说,苏州城历来是我天朝重地,鲁大人治理有方,楚某自会如实上奏。”鲁自省道谢几声,出去了。王空吟和墨梅,从屏风后转出。楚江离立刻上前一步,低头不语。墨梅斜眼看着楚江离,鄙夷之意好不掩饰。王空吟踱了几步,道:“经此一事,鲁自省一定会越加看住你,人数不会太多,但一定都是高手……”“高手?”墨梅话道:“你不是说那几个人就是绝顶高手嘛?”“墨梅!”楚江离一声断喝:“大人说话,哪轮得到你来插嘴!”“你!”墨梅柳眉倒竖:“王空吟都没说什么,又那里轮得到你来教训我!”“够了!别吵!”王空吟不耐烦的打断两人,吩咐道:“楚江离,你继续看住鲁自省,刚才你做得很好,贪,是每个为官者都有的。既然要装,就要装的分毫不差。”“是!”楚江离抱拳,斜似的瞟了墨梅一眼。“墨梅,你跟在我身边,搜查鲁府的各个角落。监视鲁自省都会见些什么人?”

  是夜,寂静的鲁府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巡视的家丁并没有发现,两个黑色的影子快速地在鲁府的房顶上穿梭,两人全部身着夜行衣,在月光下如两道黑烟一般捉摸不定。王空吟倒是对墨梅有这么好的轻功(获得演示)有些意外,看她如燕子一般滑翔在空中,颇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你的武功是,令尊传授的?”王空吟试探的问道。“不是,”墨梅很干脆的否定,似乎看不到王空吟疑惑的目光说道:“我偷学的。”“偷师?”王空吟有些意外,倒不是他觉得墨梅偷师当废,合格的锦衣卫从来是把凡俗的条条框框当做垃圾看的。他只是觉得,这么一个足不出户又自以为没有机会踏上锦衣卫道路的小姑娘。会去偷师,要是她父亲督促倒是大有可能。墨梅说道:“其实也不能算,有鲁自省请的护院拳师经常打我,我一跑,他们就用功夫打我,久而久之,我就学着他们的样子练了。”王空吟更加惊讶:“哦,没人教你,你就这么学成了!”墨梅点点头,有些奇怪的说:“对啊,学武功不都这样吗?”王空吟难得尴尬了一下,没吱声,一直未曾变过的平冷脸色难得抽动了一下。心中暗道:“也不知道这丫头所言是否属实。要真是这样,这倒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两人慢慢逼近一间小屋,透过朦胧的月光,依稀可见屋中站着两个人。只见屋中两人皆处于阴影之中,屋中并未点灯,但这对武功高深的人来说,并不构成障碍。两人中的一个正是鲁自省,另一个书生装束,背后却背着一把长剑。“你看看,那天和鲁自省见面的,是那个人吗?”王空吟指了指那个书生,问旁边的墨梅。墨梅眯着眼睛看了好久,道:“看不太清,不过,看衣服应该是。”王空吟摇摇头:“必须看清楚,此事不可马虎,跟我来!”王空吟看看四周,纵身一跃,再次逼近小屋一步。墨梅也一步赶上,不落王空吟半步。“回到墙上去,别下来,仔细看好了。”王空吟低声训斥,墨梅不情愿的跳了回去。王空吟看她回到暗处,深吸一口气。接着,他的速度陡然提升,几个踏空,又一个穿云纵,跳到紧贴小屋的墙上。右手一甩,一条飞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袭书生,鲁自省大叫一声:“小心!”书生快速转身,长剑当胸,“铛”得一声就架开了王空吟的攻击。王空吟蓦然一惊,他数次被宋千户用这一招击败,这书生确实随手便破了。

  “锦衣卫!”鲁自省大喝一声,飞身加入战团。王空吟压力立时增加,追魂爪,是锦衣卫独有的武功,他使出和一招,就是为了告诉鲁自省,锦衣卫,已经盯上他了。“杀了他!”鲁自省心惊肉跳,锦衣卫到来,那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以锦衣卫的手段基本和死没什么区别了,倒不如先下手为强,将这人留在这里。三道身影上蹿下跳,分分合合,王空吟越打越心惊,这书生的武功竟然高到如此地步,自己单打独斗想要将他击杀就已不易,但现在更是多了一个鲁自省。鲁自省武功虽然不高,但是有胆子私通倭寇的,没有几下子是不可能的。飞爪已经收起,那只是一个信号,现在正真打起来,小院之中,飞爪使不开。墨梅死死盯着书生的脸,努力将对方的长相与那天的神秘人作比较。“不是他!”墨梅一得出结论,立刻为王空吟担心起来。拔出腰间的匕首,一旦王空吟露出不支,就立刻跳下去帮忙。书生剑势一变,身子急速旋转,道道剑光化作一个剑圈,王空吟只觉无数剑气绕着身体切割,身上立刻鲜血四溅。墨梅惊叫一声,纵身跳了下去。那书生并没因为多了一人而有所停顿,继续持剑杀来。墨梅手一翻,书生立刻僵直,鲁自省见状也是一呆。墨梅拿出一个弹丸往地下一丢,立刻烟雾四射,将四人都笼罩了进去。书生身子恢复,立刻一个剑圈挥洒,将全部烟雾绞碎。鲁自省定睛一看,早已没有了王空吟好墨梅的身影。

  “锦衣卫!跑了!怎么办?”鲁自省手忙脚乱,急忙问书生。书生低头思索片刻,道:“锦衣卫难道已经发现了这个据点?”鲁自省道:“那肯定是发现了啊!要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前来。”书生阴测测地说道:“你刚才若是不大喊大叫,现在什么事都没有,蠢货。”鲁自省也不辩驳,问道:“现在怎么办,会面绝对不能进行了!”书生沉默片刻,道:“谁说不能进行了!”